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第五十二章 羡慕眼前人

小说:君凤枕,蓝颜执墨      作者:勺梓      更新时间:2019-12-03 09:36      字数:2252
  许是火光迷惘、夜幕放荡,让人心获得毁灭性的炙热。

  沧紫辛被他拥入怀间,后颈静静地贴在宽阔的胸膛上,凤眸不再随篝火而波动,仅是沉闷地盯着黑夜。

  “冷少主可曾认真地看过这种漆黑?”她柔夷轻抚,一指很似随意地指向黑夜的深处,那里除了黑色,也寻不到什么。

  冷逆看着她所指的地方,眉鬓轻辗,勾起一抹微笑,别有意味道:“当你闭着眼睛的时候,这世间才是最漆黑的,眼眸看不到真正的黑暗,这人世可比你看到的这些更为恐怖。”

  沧紫辛不由想到南戈的话,媚眼如丝,感叹道:“你和南医师还真是一暗一明,他提倡仁义怜慈、善意衷恳,你却是满心的罪恶万千、周遭苦涩。”

  “那东家更愿意相信谁呢?”冷逆颇有兴趣地问道。

  “我只相信自己所见之象,善也好、恶也罢,若是学不来雅俗共赏,那就低俗到骨子中,只要契合自己,未尝不是好事。”

  沧紫辛的声音突转,犹如雪洗红桃,听上去窸窸窣窣的温声细语,却蕴藏着骇人的冷意。

  一阵旋风卷落,枯草扬起,连火堆都被连根掀起,火花在半空中撒开,宛如单色烟火绽开浓淡相宜的光点。

  火花冲着沧紫辛溅来,她下意识地跃起,脚尖捧起一簇尘土,朝来势汹汹的火花散去,尘埃将一角的光亮堙灭。

  花火打在冰冷的佛像上,一个曼妙的身影在雕塑上流窜。沧紫辛的动作轻盈,红裙裙襟似在烟火中起舞,为这凄冷的破庙添了一抹红尘味道。

  冷逆待在原处,两手向后,双臂慵懒地撑地,悠闲地看着她的表演。

  说来也奇怪,火花似乎只冲沧紫辛一人而来。

  突然,无向的风带动着一处火光对她的后背袭去,她毫无防备,很容易就会被伤着。

  冷逆作势神了个漫长的懒腰,抬臂向上,广袖扇起,巧妙地改变了那簇火花的方向——大部分火光撞了佛像,还有一部分落在了他宽大的衣袖上。

  冷逆微微抿唇,眼色昏暗下去,将广袖收在了身后,在袖间展开的手掌顺道敛起。

  双脚轻盈、换位迅速,至少是拥有一定的武力,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着舞刀弄棍的?

  风落,火花散去,周围一片漆黑,唯有地上铺满了闪闪的星火,与沙土混成一处,在黑夜中忽明忽暗,然后慢慢地灭去。

  “少主,倘若无事,请回吧!”

  空荡的庙宇充斥着阴寒、黑若墨浸,沧紫辛的声音幽冷,音调亦随着她的步子淡了去。

  一夜相安,除了环境简陋外,却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一束晨光撩开白昼。

  沧紫辛的眼帘缓扑,闻得庙前琴声急躁,也不知何人清早弄弦,声韵错乱、弦位不调。

  熹微的日光从蛛网中透过,一只灰小的蜘蛛正在卖力地吐丝,细微的尘土在光束中浮沉。

  蓝魅拿来一块用清水打湿的帕襟,给沧紫辛拭面。

  突然,弦声升起,又仓促收尾,琴音消弥。

  “蓝魅,可知谁在外面弹奏?”

  “是二皇子。”

  沧紫辛眼中明光忽弛而过,随即沉落下去。

  她快速打理好一切,就出了庙宇。

  一片枯黄、遍地尘沙。

  武浠抱着一琴坐在一处废弃的木墩上,正用手捋着一根一根细弦,手力不知轻重,将琴弦扯得吱呀作响。

  雀做首、凤留尾,这是温府的那把古琴,流芸九筝。

  “可是打扰了东家的晨息?”

  青衣男子停下手中的动作,将琴筝竖起,琴首上端撑着下颌,一张俊俏温柔的玉颜架在上面,俏皮地问道。

  但他的话中没有歉意,倒是像故意而为之。

  “公子的琴声悠扬、余音绕梁,此乐人间不可多得,这冷清的地方反是埋没了公子的才华!”沧紫辛伴笑而叹。

  武浠闻她的赞词,尴尬一笑。

  看来她不识得这琴的来历,并且对琴乐毫无造诣。

  方才的琴声是武浠胡乱弹奏的,他知道温艾琴艺极高,再加上流芸九筝是她母亲留下的唯一的遗物,怎能不为所动?

  可能是他想多了,眼前的这位姑娘怎么可能是她?温艾是柔弱怜人,一个连刀都拿不稳的人,怎会杀人?她怎么可能愿意与冷逆一道同行?

  沧紫辛和蓝魅一前一后地上了马车,车队正准备继续赶路。

  沧紫辛突然掀开马车的侧帘,冲着理琴的武浠笑语:“还有,公子昨夜所送的手环不小心被烧了,沧木阁最是不缺这些金银饰品,总要比公子做的草环更大气结实一些,公子若是缺这些女儿家的玩意,改日我让阁里的人送些便好。”

  言罢,帘幕轻缓地放下,马车缓缓地前行。

  清风抱着琴,咕哝着:“这婆娘也太过分了,爷你何时受过这种委屈,昨晚被灌醉不说,今早又让她给羞辱了,不如让清风去教训一下她,让她们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武浠转身对着清风的屁股上去就是一脚,气急败坏道:“你小子还絮叨个没完了,还有昨夜醉酒之事,你要是再提,信不信爷拿你泡酒!”

  “爷你怎么又踢我,之前你可一点亏都不肯吃的,如今是怎么了,一点也不像您!”小少年又是嘟嘟囔囔地一阵埋怨,似个受气的小媳妇。

  武浠一把拽着清风的耳朵,将他捞了过来,嚷道:“说够了吗?说够了就去查查那封信,究竟是谁造谣说沧木阁东家是温氏小姐的,还有她和南国有什么关系?沧紫辛杀人关艾儿什么事?”

  三日前的夜里,他收到一份利箭传书,上书:“沧木阁东家即温氏艾小姐,手刃亲弟,独揽大权,勾结南国帝君,威胁武氏皇族。”

  不傻的人都能看出这封信的内容极为重要,利箭乃是沧木阁所制,他才向皇上请缨前去南宫。

  马车吱吱悠悠地前行,车内沧紫辛与蓝魅正相对而坐。

  “东家,您方才对二皇子那般话是何意?”

  “他该知难而退,否则到了南宫很可能想退也退不了。”

  “您是担心他会被当做人质而被扣留?但是这样不是更有利于你的计划吗?”

  “他于我有恩,我不能把他牵扯进来,温家的事和他没有关系。”

  “武氏圣上下旨杀您全族,您让他们多搭一条人命又能如何?”

  “我能做得也只有这些,剩下的看他自己的选择,他若继续跟来,我也不会插手。”

  “您还是仁慈了。”

  “蓝魅,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救你吗?”

  “为什么?”

  “因为我羡慕你,不用顾忌太多,一把刀就能解决所有的事,一条命便是全部的答复。”

  沧紫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车内瞬间寂静无声,又只剩嘶哑的车轮声。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君凤枕,蓝颜执墨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riegelc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