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卷五 总是故人归  第九十八章 可怜是一种手段,裴少爷

小说:末日节奏      作者:棱与镜      更新时间:2019-10-09 23:55      字数:2512
  灰白色调的方寸大的空间,裴案靠在椅子上,烟没抽,夹在指尖,手臂自然的垂落在身侧,对面是锁着的卓然,俩人都不发言语,四周冷意弥漫。

  空气中透露着层层叠叠的压抑。

  门外就是军警,一个不小心,卓然敢肯定,自己活不到明天。

  裴案很危险,他的危险一贯倾注在自我毁灭的爱好上,但是现在比较倾向于毁灭他。

  而卓然现在,也不得不说实话。众目睽睽,他无从抵赖,无可辩解,只能按头认了,“是,我们做了。”

  裴案几秒钟没出声,然后当头给了他一脚,踢在他脸上,他整个被踹飞,伴着锁链叮铃的一串声响,那份儒雅温和还有丝英俊的脸上,不过几秒,就显出了淤青。

  是个人都能看出,他动怒了。

  卓然咽下了一口唾沫,看着逐渐杀意弥漫的面前人时,求生的本能让他脱口而出,“但是你不能杀了我!”

  话到这个地步,卓然也知道自己没什么脸皮了,顺势就把话说完,“我已经为你母亲治疗不下十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相信我,失去我她撑不下去的。”

  光是这些年的医学研究资料起码了摞了一间正房,说是尽心尽力也不为过。

  “所以,”裴案薄唇轻启,“为了了解她,你把她骗上了床?”

  裴案说的太难听,卓然忍不住面红耳赤,然而思绪一飘远,却回想起了那万千花丛中的一抹风情,确实是自己踏错的……

  他疲惫的闭上眼睛:“对不起。”

  裴案冷哼一声,站起身来,面色阴云密布,手揣进兜里就准备走。

  卓然浑身发凉,自己的话语也不知道对方是否听进去,只怕对方走出这扇门有些事情就成了定局,他只能冒着更加激怒裴案的危险去把优势牌全部亮出来。

  “裴队要不听一下我的解决方案?”

  门已经开了,裴案就这么一半掩映在黑暗里一半带着屋里半燃的灯光,声音缓慢,仿佛有颗粒划过,太过寒清,让卓然听得头皮发麻,“你说。”

  “我的意思,我去离婚,然后对她负责,一半身为爱人,一半身为她的医师,我会,”卓然深吸一口气,把话补完,“好好照顾她。”

  “说到底——你还是想当我便宜爸爸。”隔了一会,裴案说。

  看他的神色,身为裴案的复疗医生,也是和他也关系十分密切的人之一了,他觉得裴案应该是听进去了,也已经做了比较。

  裴案能有心情说冷笑话,说明他并不一定想让他死,不过对于这个结果,他可能并不是特别满意。

  其实,这是卓然脑海中思虑万千后,最好一个结果了。

  他想站起来,却被锁链扯得跌了一下,整个人摔在地上,要多狼狈就多狼狈。

  一泄气不顾平时一丝不苟的着装,和一尘不染的做派,坐在了脏乱的地上,“我来说说你母亲吧。”

  裴案眯起眼,目光里全部透露着你要是敢给我提情情爱爱的话我立马把你弄掉的态度。

  好在卓然比较识趣,“她发病了。不知道你看出来没,她或许并没有多爱我,她只是崩溃了,生活中任何一个细节都能让她崩溃,而她的崩溃往往伴随着暴力行为。”

  他唰起袖子,亮出胳膊上不易让人察觉的伤痕,“在今天,今天你们到场的时候,她很慌张,外加暴躁,用刀不小心划伤了我,她的力气很大。这个位置你知道,离动脉很近了。”

  裴案心想,你活该!

  口上也不留情,“我以为是情趣?”

  卓然可不敢回应这危险的问题,摇摇头,“这种暴力行为不加以控制的和疏导的话,会要命的,我不是在开玩笑。”

  “但是我身为医生,非常了解她,在你们不出现外部混乱的时候可以稳定她。这是我想陪伴她的理由。”在一切未知的情况下,卓然选择了最安全的词“陪伴”。

  他继续道,“而且你的母亲很可怜。”

  裴案原本低着的头,不明意味的笑了声,等到卓然看他,他又不笑了,淡淡道,“你说。”

  卓然陷入回忆,轻声道,“在有些个夜晚,她会哭泣。一整宿,她有时跟我说,你父亲毁了这个家庭,而她,毁了你……”

  裴案心里划过一丝战栗,不过一秒便被生活磨练的铁石心肠复原,在卓然看来,他脸上依然波澜不兴。

  “如果没有她的离开,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你会好好的,在大院生活二十年,然后,成家,生子。”

  “你可怜她?”裴案突唐的打断他,“为了可怜想去照顾,为了负责想去陪伴?”

  “有时候,生活,是一种细水长流,裴少爷。”卓然换了个称呼,这个称呼顺口多了,仿佛回到多年前。

  “这太可笑了。”裴案说,对他的解释不置一喙。

  “不可笑。”卓然正色道,“她并不像你想的那样,无心无肺乐的轻松,或者疯疯癫癫不谙世事。她是人,大部分时间很清醒。我对她动过心。”

  “我是说你可笑!”裴案打断他,提高音量“你知道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她再不济也不需要你的可怜!”

  “可怜是一种手段,裴少爷!也是。一种本事。”卓然道,如同给裴案当头一棒,他有些僵住。

  “你不需要因为自己也许流露出的一刻软弱让别人可怜了自己,而觉得卑鄙。”卓然说,“因为那是情愿的。”他的态度或许有一丝激烈,或许会让裴案恼火,但是他没有躲避,说的坦白。

  其实身为犯错方,他不用如此直接的,可是他知道这,也是裴案的心病,而且持续积压中。

  开始只是针对特定的人,表现出恐慌,疑惑和愧疚,陷入日常一遍的自我怀疑,然后因为这种而失去,失去后更加恐慌,隐藏自己,最后变成一个冰冷的机器,如同行尸走肉。

  最开始,只是陷入了一个小偏执里,那就是——感觉被可怜。

  裴案听到最后五味陈杂,猛然回头,发怒极了,身后的衣摆都因极速的动作发出猎猎声响,“你住口!”

  他一向淡漠的脸上出现了裂痕,泛着红意,青筋毕露,一把提起他的领子,“我不是再说我的问题!我在说你!你他妈一个有妇之夫敢勾搭我母亲?嗯?别跟我扯别的!”

  “我就是在说我们的问题,裴少爷。”

  被拧起卓然也没有任何不快的迹象,“这件事,是我得错。我不该。我万箭穿心,我千刀万剐。我也会和我妻子离婚,我们其实早已经名存实亡了。”

  卓然苦笑,“你大可不必管其麻烦事,你知道的,我在诺亚五年了,我们五年未见,各自心知肚明,其实……也早已经摊牌了,只是没有办最后的手续而已。如果我知道……我会早就提前办好,也不至于现在,闹得如此难看。”

  “给我一个机会吧,我比你更好照顾她。”

  裴案久久不动,半晌吐出一口浊气,偏头,“你知道,她爸爸是裴司令吗?”

  卓然:“……我会做好死的觉悟。”

  裴案低头把烧到尾的烟又吸了一口,反抛给他解锁的钥匙。

  卓然出了一口大气,知道自己说服了他,赶紧把锁链打开,站起来的那刻,腿发软差点站不稳。

  抛开他是医生不谈,一个比她小,心性没有沉淀的男友,是个正常人都知道危险性,但是她不知道,只因为她是疯子。

  裴案淡淡道:“别骗我。”

  这一声里有不少警告。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末日节奏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riegelc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