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32=换被褥、看中医

小说:A化随笔Ⅱ打卡中心分店      作者:暖化      更新时间:2019-12-05 14:16      字数:2690
  =1=
  老妹电话CALL过来问我有没有换被褥的时候,在我印象中已经是第二次了,因为在那之前刚感受到寒冷的时候,我还草席+薄绒被,偏偏睡得很熟又因为冷的关系没有睡得特别舒服,在那之前我一直觉得冬天还很遥远。感受到寒冷又睡得哆嗦的三天里,我每晚都是真香:第二天早起来肯定换上被褥。

  在我实在是冻得有点觉悟的时候,打开衣柜才发现我连换季衣服都没有更新,我这是等待谁来伺候?!

  等我从仓库里拿出一大包衣服一件一件换上,再艰难搬到仓库的时候,我竟然有一种办完大事的错觉。冻得哆嗦的三天过后我才通知老妈,老妈才醒悟换季换被褥的事情,又看了一眼我的房间,毫不留情:你还没换呐?我以为你换了。

  我又看了一眼她的房间,跟我的没多大差距,我只知道我倒霉的地方是我的房间位置偏阴/冷,她的偏暖/和,同样是草席,为啥她没那个醒悟?她笑称:我是睡在被子上的。

  我头顶上一只乌鸦带着省略号嘎嘎嘎路过,在那之前晒她的被子的时候,我就对她的被子特别抱有好感,她的被子又大又暖和,就像一个宽厚的大怀抱,只要你一躺进去,完全不用担心睡不着,虽然在那之前我一直有睡眠困扰。

  通知老妈以后,她才给我展开策略,准确的说是指导,她被我的举止惊讶到了,其实这种事不用提醒的,感觉到冷了自觉换上就可以了,但我告诉她的原因就是我怕我搞错了,并不是我不懂什么叫爱护自己。她当然听得一头雾水了,换被褥迎接冬季能有多大难度?!

  我这个真的叫以防万一。即使知道并不难,但也害怕搞错了。

  记得我某次当伴娘时,新郎新娘在我前面,面对着还没有铺好的床铺,新郎新娘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是新郎打电话叫人来处理的,我当时就很想上去弄,但又无奈自己不懂顺序,究竟怎么弄。而且在场那么多客人,没一个主动上去弄的,倒是留在现场小声谈其他碎事。还是电话打过之后叫来一两个阿婆黑着脸把那些东西打开,再搞定的。我也在留心观看怎么弄这个。

  老妹问我床铺换上被褥没有的时候,我就猜到了她肯定是想说自己还在睡草席,她以为我会惊讶,但我并没有,我说你这么回答我已经猜到了。

  因为在那之前,冷得哆嗦的那几次,小妹与我们联系的时候,我就建议她把草席拿掉。她不拿的原因是她没觉得冷,我劝解不成,老妈就夺过我的手机跟她苦口婆心说一堆,然后她还是选择尊重老妹的想法,老妹没觉得冷,怕拿掉草席睡觉很热。我已经猜到了她会那么讲,她的学生生活如何我大概清楚,因此并不奇怪。

  =2=
     12月初我去看中医,我感觉身体有异常,怕骨头歪了啥的图个矫/正,接近12月的时候已经告诉她了,只简约说自己想去医院。她就问问我哪里不舒服。然后又充当医生问我想好怎么简约说病因了吗?

  每到这一刻总感觉吃不下去饭,我很讨厌她这样子。面对医生我自然有信心说出口,很明显孩子在母亲面前都是没长大的。我有时候跟好朋友说,你们看见的我和我家人看见的我完全是两个人,虽然差距不大。我的好朋友都是不相信的,但我又不能什么都讲。

  一方面她都是臭着脸问你想好怎么说了没,眼神是看不起的味道。我知道她自己没察觉到这一点。

  一方面你实话实说了会迎接她的打击。

  不光是从家人看到迎来打击的对方的臭脸,就连之前有点联系的那段时光里,自己讨厌的人也是那样的,找你帮忙,你好心帮忙了,却迎来了对方的打击,嫌你吧啦吧啦过多,不够干脆。可我干脆的时候,又遇上的是觉得吧啦吧啦比较合适的女生。

  我去看中医,早上早点出发,出发的时候老妈发觉我头发太少了,只剩下一点点了。到了中医店里,排队人挺多只能等待,因为之前去过几次,所以该中医的操作我基本上都了解了,只差医学知识的补充了。他俩都是年纪大的,看病的是老中医,助手应该是他老婆。与我之前看诊不同的是多了个拍片的年轻助手负责楼下的。

  等待的时候老妈拔掉了我头上一根白头发,说我营养不良。

  我拍了CT之后继续等待,这一等就是2小时,轮到我以后对我的背是按摩,按得我很疼,说是过劳导致的,再拔/火/罐,我看到这玩意儿对我下手的时候,我只是瞄了一眼,心里已经做好了受/死的准备,圆圆的东西在吸我的肉,力道还挺紧的,在那之前我见过该中医对别人的拔/火/罐操作,是用一个仪器给予压力,然后再把圆圆东西拔掉,只留下红红的痕迹。

  第一个火/罐它自己‘啪嗒’掉在地上,接下来两个是医生很干脆地拔掉,那一瞬间的酸爽,我尽力忍耐了,等医生给我贴膏药问我哪个位置的时候,我乖乖指出了哪个位置,他一按,我一声猝不及防惨叫逗乐了一位阿姨窃笑,我只瞧见我对面老妈的臭脸。

  开了药丸、药粉以后,我直接出发去看老妹了,眼看着已经是午点了,我怕老妹在店里等我。等我到了的时候,发现只是之前与老妹常坐的小桌被一个男生占领了,我只能挑离出口最近的一个小桌。等老妹到了疑惑我干嘛不坐原来的位置,去了以后也不敢拼桌,只好和我一起坐,由于她是运动短裤,短到露大腿,所以她怕冷怕暴/露/行踪,把一扇门关上,又出发去洗澡了,在那之前发觉我没带她的衣服,她黑着脸说幸好自己带了备用的衣服便离开了。

  等她回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坐到了之前常坐的位置上,欢喜的问我怎么坐到那边的。我说当然是经过本尊同意啊,然后我真的坐过来了吧他就起身走人了。然后我把我早上看中医还有老妈拔我头发的事情告诉她的时候,她只顾着玩手机就没太大反应,很淡定说她有一堆黄头发。我转告给老妈的时候,老妈笑喷了:她怕是分不清黄头发和白头发的差距。

  我等老妹过来发现我改位置坐的时候,我对面坐了2个女学生,这2女生与2男生一起来的,女生没点啥,男生点了些,四个人都在打游戏,等我妹来的时候我艰难腾出位置,我们的包都挺重又胖,直接1个包占据1个板凳,在那之前店生意一般,我和老妹都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占据一个隐蔽的座位。除非她还没回来,这样我对面都会有别人坐一下。

  她们俩坐我对面的时候我很担心老妹来了没位置坐,不过有一点我们俩都是有的,就是每次眼看着自己获得的东西跟别人有缺陷的时候,我们都有办法搞得跟大家一样的心情似得。老妹真的来了,我眼前俩女的打游戏很嗨,明明一样的校服一样的圆眼镜,还一样的发型,差不多的脸部轮廓,脸盲的话真的有可能以为是姐妹,其实不是。小妹来了以后我把包包撤了,跟她并肩坐,她小声问我眼前俩人怎么坐过来的。我回复:问都没问就坐下来了。

  然后老妹继续追剧,我刷娱乐新闻、刷其他的头一回刷到无感,头一回如自己预料的那样,有一种手机不好玩的感觉。我趴下来眯一小会儿,如果周遭很安静的话我会睡得很香的,然而期间耳边一直轰天炸裂眼前俩女的‘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几杀几杀几杀’,我睡得很浅,也没啥脾气。我的随行包包里装着如果我觉得无聊了可以打发时间的东西,我把东西拿出来没看几分钟,这才发现到了该散的时候,老妹要走,我也不多留。应该是为真的做到了‘如果觉得无聊不玩手机算是一种自我拯救’的内心愉悦吧。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A化随笔Ⅱ打卡中心分店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riegelc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